創作手記:淺析紀錄片《新三峽》的紀實與審美(一)
馬憲峰

發布時間:2017年03月08日 08:03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由中央新影國際傳媒制作的七集大型超高清紀錄片《新三峽》,歷時兩年精心打造,現已進入最終審核階段。我們全體攝制組成員在楊書華總導演的帶領下,始終以高度的國家使命感,用影像為中華民族的百年夢想、千秋工程做記錄,并把三峽精神傳播于世界、傳承給未來。

 

  

參與本片的創作,讓我對紀錄片藝術有了更為深刻的認識。我想從以下三個方面,來談談對紀錄片藝術中紀實和審美關系的一點感想。

一、用藝術美完善紀實的境界;

二、用“善”的觀念指導紀實創作;

三、用審美理想提升紀實的品格。

 

  

今天我先來談談第一個——用藝術美完善紀實的境界:

美的典型形態是藝術美,作為藝術形態之一的紀錄片當然也不能例外,但以紀實為其本質特征的紀錄片的審美與一般意義上的藝術美又有著明顯的區別:藝術美是現實的間接反映,它對現實生活的反映通常是神似則已,可以通過想象、虛構甚至抽象化來達到藝術典型的高度。文學作品的創作尤其如此,就如魯迅所說“藝術的真實非即歷史的真實……只要逼真,不必有其事也。”

而紀錄片的創作則把實錄客觀事物的發展變化作為其使命,不能想象更不可以虛構,其時間、地點、人物、事件發生的起因、經過和結果都必須是真實的。文學家可以根據一點線索或傳說編寫故事,詩人可以“燕山雪花大如席”,畢加索可以把事物畫得面目全非;紀實創作則只能以保持事物原生態為其追求目標。為了把簡單的記錄生活上升到藝術美的層面上,就必須用藝術的手法創造出美的意境。

 

  

1、使用美的形式

美基本都體現在作品的形式美上,形式美是一切審美活動中的重點,人們常說,“美即表現”或“美在形式”,真正美的東西,一定是內容與形式雙重合一的產物,一定要有觀賞性。

形式美決定于其形狀、色彩和聲音以及事物呈連續狀態時的節奏、韻律等,其法則為單純齊一、對稱均衡、比例協調、多樣統一。比如繪畫的構圖、設色與線條,音樂的曲調、節奏及和聲,詩歌的選詞、煉句與韻律等,都體現了技巧之美。俄國大畫家列賓在參觀《龐貝城的末日》一畫時,因為被其技巧感動而說出了“藝術中最重要的東西就是技巧的魅力和美妙的手法”。

在紀實作品的拍攝過程中,技巧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只是這種技巧更強調的是最大程度的還原事物原貌,或者再現事物本身雖具有的,但在通常狀態下是看不到的情形。如航拍的宏觀視野,水下拍攝的神秘,顯微拍攝的發現等等。有些人認為紀實的作品就該粗糙,盡量少加工的痕跡,甚至主張鏡頭搖晃不穩,這些都是對紀實的誤解,因為現實生活并不是晃動的,不經任何加工的粗糙實錄也不是藝術,而是銀行或十字路口的錄相帶。因此,畫面的清晰,鏡頭的多角度再現,剪輯后的緊湊而流暢的節奏,鏡頭選擇或剪輯后營造的意境等等,都是技巧性在紀實作品中的體現。

 

  

2、選擇美的內容

中國清代的美學家王國維曾說,“美之為物有兩種:一曰優美,二曰壯美。”西方美學家西塞羅認為,“美有兩種。一種美在于秀美,另一種美在于威嚴。”紀錄片在選取紀錄題材時也應該圍繞或壯美或優美這兩種風格的內容。

壯美是一種莊嚴、雄渾的美,具有高山仰止、壓倒一切的力量與氣勢。在紀實作品中,壯美主要體現在人的性格中的剛毅、高潔、勇往直前的品質,如《忠貞》記錄了抗美援朝志愿軍被俘人員歸國后的生活,他們歸國后不被人理解,受盡冤屈,仍然執著地表現出對黨對祖國對人民雖九死而不悔的忠貞;體現在再現社會實踐的恢弘場景中,如《大動遷》記錄了上海南北高架路開工前十萬居民和上千個單位大搬遷的事實;體現在反映歷史發展的潮流趨勢中,比如記錄二戰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啟事錄》;體現在為偉人立傳的紀錄片中,如大型電視紀錄片《毛澤東》和《鄧小平》。

優美一詞在西方美學中被認為源于拉丁文里的希臘女神哈麗特所象征的意義,即愉快的輕盈、優雅之意。體現在大自然中是春花秋月、草長鶯飛、小橋流水、暗香疏影等美好景色。如通過記錄大自然美麗的風光來喚起人們對自然的向往,對所剩不多的自然風光的保護的《遠離的愿望》。優美體現在社會生活中是安寧的心境,舒適的生活環境,協調的人際關系,真摯的友誼,纏綿的愛情,溫馨的家庭生活等。北京電視臺拍攝的《流年》中四個剪紙的農村婦女同處鄉間,都有著高超的剪紙技藝,但又有著不同的命運。然而她們并沒有因生活的坎坷泯滅過對美的追求,剪紙的藝術美與生活自身的樸素美交相輝映。

我們的七集紀錄片《新三峽》,包含了壯美和優美,既有三峽大壩的雄偉、又有新三峽優美的景色。

 

  

3、創造美的意境

意境,是中國美學思想中的一個重要范疇,也是中國美學理論中的特有術語。其理論早在先秦時就已經出現,先后被稱為“意”、“象”、“氣韻”等等。是指人在審美活動中,用心靈去觀照外界對象,在把握和領會對象的基礎上,充分展開想象,在自己的思想意識領域里創造出新的意蘊和境界。其特征具有整體性和理想性。其具體的審美內涵可以概括為四個層面:主客統一、情景交融、時空轉換、有無相生,真實美與意境美的協調也可以從這四個層次展開。

主客統一:紀實創作要求創作主體與客體的分離,即要求以理性的冷靜、客觀的態度來記錄,盡量避免和淡化主體的感情色彩。而意境的最高境界是“物我兩忘”,是作為主體的人的全部情感、意志和認識與客體的審美對象在人的思想領域的高度統一。這本身是矛盾的,但“矛盾是最和諧的統一”,即從另一角度而言,這種統一也可以建立在主體“忘卻自我”的基礎之上來記錄客體,這時便可以達到最大限度的“真實”。當然,這兩者都是極端的表現,或是終極理想的狀態,但我們可以無限地接近它。

情景交融:是指情與景的互相發現、互相激發以至互相升華,景象使本來不可名狀的情感獲得了外在形象。紀實雖然要求創作者不去干涉客體對象,但在“物我一致”的基礎之上,卻需要借助景來表達客體的情,或者某種思索與感受。比如被稱為紀實代表性作品的《龍脊》中美不勝收的山崗、梯田、云團以及那棵數次凸現在畫面里的小樹,在這些景色中作者表達的是一種生命的意識。

時空轉換:指此時、此地的情和景與彼時、彼地的情和景融合在同一意境之中,使人超越了時間和空間的制約,得到了心靈的審美自由。比如,《沙與海》將不同地域的兩戶人家并列到一起來表現在不同生存環境中人的生存。《望長城》則突破了時空的限制從各個角度表現長城的偉大。

有無相生:意境中的情景交融、時空轉換包含著動靜相生、虛實相生,而動靜相生、虛實相生的根本實質是有無相生。《老子》中對有無相生曾有個精彩的比喻:這張白紙首先是“無”,但是在它上面可以畫出最美的圖畫,因此,“無”中可以生出“有”來;有生就有死,由“無”所生的“有”也必將再次同歸于“無”。在紀實作品中,動靜、虛實、有無,都屬于鏡頭的選取和事后剪輯。

 

  

本期就先談這么多,下期接著和大家探討。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双色球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