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春天的恐慌
——紀錄電影《災難時刻》拍攝回想
潘捷

發布時間:2014年11月15日 10:34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潘捷

潘捷

中國2003年的春天,非典來襲。

即使26個英文字母都讀不順暢的人,也早已熟悉了SARS這個單詞所代表的恐怖。整整一個春季,這種被稱為“非典型肺炎”的病毒攪亂了一個中國,并波及了小半個世界。

人們在出行前心里裝的是恐慌,必備的行裝是口罩,滿大街形形色色的口罩成了人們本年度最深刻的視覺記憶。“NO SARS”的呼聲通過口罩寫在了每一個人的臉上。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都陷入了緊張與恐慌的氛圍之中。北京由此遭遇最大的危機。作為一個擁有1500萬人口、高度開放、大流動量的大型城市,北京所受到的關注自然非同一般。能否頂住這場災難?世界睜大了眼睛。

請告訴我們,什么時候有這些事?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預兆呢?(《圣經·馬太福音》)。

20034月到5月初,全國的“非典”病例持續攀升,衛生部由5天公布一次的疫情改為每天公布一次。北京市每天增加90100個病例,最高一天曾達到150多人;新增病例數字讓人們觸目驚心。

此時的北京,已經在長時間的渾然不覺之后騷動了起來,小道消息通過互聯網和手機短信在這個城市傳播著關于“非典”的種種說法和猜測。

仰望天空,春風依舊。

突發的病魔,突降的災難,一切都沒有任何的準備。電影局和我們新影廠急速下達了拍攝命令,影視劇部主任王美彪臨危授命,隨之快速成立了攝制組。作為編劇與導演的他曾經這樣描述:“《災難時刻》可以說是我遇到的最難寫的紀錄電影腳本之一,SARS災難突然地出現,因為它沒有現成的書籍可以參閱,沒有足夠詳盡成熟的文字資料,并且各類災難之間沒有任何聯系

2003416日上午10時,《共和國之魂》(暫定名)新聞發布會暨開機儀式在新影廠主樓懸掛的108平方米特大特制的鮮紅國旗下莊嚴舉行。電影局領導張宏森及新影廠領導、攝制組成員們握拳宣誓:“卒然臨之而不懼”,“萬眾一心,眾志成城,同舟共濟,抗擊非典。為了一個共同的目的,鼓舞斗志,所有的人都顯得義無反顧。

 

《共和國之魂》(后定名《災難時刻》)媒體見面會召開

《共和國之魂》(后定名《災難時刻》)媒體見面會召開

北京以往每個黃金周里總是人滿為患的都市,第一次遭遇了別樣的孤寂冷清。一個每天都有新的奇跡的國際大都市,從來沒有這么安靜過,仿佛時間在這里停滯了下來,仿佛整個城市在一只巨大的口罩下捂著,蓋著,壓抑著。

恐慌,是比非典更可怕的病毒,在蔓延著。 

恐慌,構成了人們在這個春天的復雜情感和倉皇不知所措的另一種面孔。

拍攝任務急迫,按照劇本要求攝制組又分為四個小組,奔跑忙碌于京城的東西南北中。

餐館大多店門緊閉,王府井、西單、 SOGO等商場里,賣東西的人比買東西的人要多,公交車上常見三五人身影,地鐵乘客寥寥無幾,過分的“空暢”讓巨大的地下空間顯出了幾分陰森;電影院最慘的時候一天只有 3個觀眾,正在北京院線上映的好萊塢巨片《指環王2》創下了環球最差票房記錄。

一格格膠片記錄下——

皇城根遺址的紅墻邊

清寂的王府井大街

忙碌的國家藥品食品管理局

鐵門緊閉的工廠、機關、學校

元大都遺址的雕塑

拂曉白浮泉獸首怒目的噴泉

雄偉綿延長城天空中飛翔的風箏

黎明前德勝門激情奮進的擊鼓

護士們手捧紅蠟燭之莊嚴

大學高考進行中的凝靜

佑安、中日、人民醫院的病床旁

京北小湯山嘹亮振奮的歌聲

……

在拍攝國家藥品和食品管理局時,我們根據其辦公環境,走廊與前門、室內辦公桌陳設方位,大辦公間與內外套間的空間結構和后門相互產生的特殊關系,巧妙調整了桌椅的位置和工作人員不同的朝向及工作狀態,設計鋪設了帶有變化的軌道,拍攝了一組超長的移動鏡頭。畫面中人物的有序活動和場景的深度透視,有力地凸顯了畫面的張力,也自然地營造出“非典”期間國家機關內那種緊張忙碌的工作氛圍。

影片《災難時刻》劇本中要求體現有眾護士“授帽儀式”一場戲;護士們手捧點燃的紅蠟燭,面對醫界楷模南丁格爾畫像及“為人類解除病痛為己任,無畏獻身”的格言下宣誓,同時接受護士長“授帽”的畫面。由于SARS病毒期間醫院內部與外界的隔離措施,我們錯過了拍攝國際護士聯合會向中國護士頒發“南丁格爾獎”的鏡頭,以及佑安醫院為戰斗在一線的醫護工作者“授帽”的神圣而莊嚴的一幕。王美彪導演提議情景再現

為了拍攝好百名護士手捧蠟燭這場戲,導演、攝影、照明、美術、制片各部門就場地、人員、環境、道具、效果等問題緊急協商,繪制場景效果圖紙。拍攝場地選在了新影廠原職工食堂大廳的西北角落,利用現實環境的空間結構,決定以實景作為基礎再加以改造,制作部分景片和租借有效道具組合完成。現場48小時,制片組安排晝夜施工。制景、道具組加班加點;六組白色潔凈的屏風,深紅色的地毯呼應著頂棚上直徑三米的歐式吊燈,墻面古典的鏡框內鑲嵌著大幅南丁格爾的傳神畫像,背景景片制作的希波克拉底格言,現代的窗戶經制景師傅改成古典式的造型,場景經照明師的燈光調校后,整體環境與氣氛既和諧又不失莊重,增強了“授帽儀式”宣誓場景的特殊氛圍。在攝影師高超的運動鏡頭中,畫面取得了情緒、空間、光影、質感、色彩諸多的和諧統一。

在與SARS病毒的戰斗中,先后有葉欣、鄧練賢、梁世奎等戰斗在一線的數名醫務工作者倒在了不見硝煙的戰場,被病魔奪去了生命。王美彪導演要求設計一場表現人性的輝煌;畫面要體現出神圣、莊嚴和美麗意境的場景。與攝影師細致協商后,我們將攝影棚內的背景天片噴繪為璀璨星空,按攝影機S型移動軌跡的兩旁陳列烈士巨幅像片作為中景,每幅像框周邊鑲嵌了帶有變化的暖色光源,在前景圣潔百合花朵的簇擁下,在“懷念戰友”的樂曲中,光明與輝煌的畫面沿著軌道逆光而上,鏡頭緩緩而唯美地推拉,圣神和光輝的情節被渲染至高潮。

 

《災難時刻》情景再現拍攝現場

《災難時刻》情景再現拍攝現場

在較短的時間內完成大量景片和道具的制作陳設,劇組許多同志一起受了很多的累,保證了畫面很好的視覺效果,又帶給我們無限快慰。在后來影片的觀摩中使人感受到:白衣戰士們在去往天國的途中,淡定依然,微笑依然,無怨無悔,留存人們心底的是永恒的節操和崇高品德。

大型彩色寬銀幕立體聲紀錄電影《災難時刻》,不同于以往紀錄片一事一議的編導手法,智慧的以2003年春天爆發的SARS疫情為影片切入點和結構主線,將新影廠近二百名攝影師半個多世紀以來拍攝的共和國歷史上的歷次重大自然災害,如建國初期的血吸蟲病、1959年至1961年的三年自然災害、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1987年的大興安嶺森林火災,1998年的特大洪水等豐盈史料融洽其中,全面記錄了半個世紀以來發生在中國的重大自然災害。

看過德國導演羅蘭·艾默里奇的災難片《后天》、《獨立日》和席卷世界、震撼心靈的《2012》,雖然精湛絕倫的電腦特技描繪出的神奇畫面令人折服,但我更感動于災難中普通人性的情感與堅強的意志。

災難時刻》,所傳達出的人性情感和人性執著是影片的立足之本,弘揚了中國人民在災難時刻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是這部影片的心靈魂魄。

災難時刻》,讓腦海中依舊忘不了攝制組戰友們從容與忙碌的身影,我們以實際行動無聲地詮釋著紀錄電影人敬業奉獻的精神。

災難時刻》,繼續讓我們回想著,災難雖然帶給我們人類物質上的損失,但又鍛煉和培育了我們應對災難與戰勝災難的精神力量。面對自然災難,我們能做的很有限,但面對和承受不也是一種堅強嗎?災難過后,我們學會了思考,變得更加堅忍和成熟。

多難興邦。

中國人民在任何災難面前所表現出的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永存。

 

(本文作者:紀錄電影《災難時刻》美術師)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双色球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