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視?解讀?發現
——紀錄電影《走近毛澤東》的導演定位思考
艾辛

發布時間:2014年11月15日 09:40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艾辛 

      艾辛

在中國,很多人都認為毛澤東是一本大書,把毛澤東這本書讀懂了的話,那么等于把20世紀的中國現代史讀懂了。因此,在紀念這位偉大的思想家、政治家、軍事家、理論家、詩人毛澤東誕辰110周年之際,攝制一部關于毛澤東的歷史文獻紀錄電影,對于我來說不僅是難題,而且是嚴峻的挑戰。紀錄電影專家陳光忠先生認為我在選題材的時候選擇了一種艱難,選擇了一種風險。電影評論學會會長羅藝軍先生聽說后,還著實為青年導演做毛澤東題材的紀錄電影捏了一把汗。

的確,反映毛澤東題材的作品已經有很多很多,能做出什么新意來呢?人們對毛澤東的豐功偉績和生平非常熟悉,怎樣才能超越以往的同類題材的作品呢?怎樣才能突破中國文獻紀錄電影的原有模式,對文獻紀錄電影的表現手法和影像風格進行創新?影片的藝術形式與內容,還有藝術表現手段怎樣才能有機地結合?諸如這些問題成為很大的壓力和挑戰。

面對挑戰和壓力,我首先思考的是影片的定位問題。定位問題是藝術作品的基礎問題,只有解決了定位問題才能有基礎去理順其他問題。實際上在申報立項的時候就涉及到了定位問題,當初我把定位確定在展現毛澤東的個性風采和人格魅力上。這一定位很快得到了領導的肯定和支持,也得到了策劃和撰稿等主創人員的積極呼應。

影片大的方向定位是展現偉人毛澤東的人格風采,講述毛澤東是怎樣一個人,但人格風采的內容如何界定?人們所關心的話題,如有關他的功與過、是與非、神與人等等如何表現?怎樣處理好偉人的豐功偉績與個性風采、人格魅力之間的關系?這就涉及到導演對題材的駕馭和把握。用通俗一點的話說,就是導演要找到能夠挑起偉人的豐功偉績與個性風采、人格魅力之間的扁擔­——平衡點。這個平衡點是影片成功的關鍵。同時,僅僅把握好影片總體定位是不夠的,還有形式的定位、主題的定位、人物的定位、風格的定位、結構的定位、藝術表現手段的定位等等,這些也都是藝術作品定位問題的范疇。

影片的定位確立之后,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影片的視角。在這一點上,我有著充分的自信,那就是我會用新的視角、新的定位,還有創新的勇氣。我認為,文獻紀錄片的說教模式、面面俱到的豐功偉績加生平模式,肯定會被這個時代的觀眾所淘汰。我別無選擇,必須突破原有的模式,還要考慮能被審查通過。

我把視角選定在毛澤東的人格風采和魅力上。在內容上以講述毛澤東是怎樣一個人,以區別于以往同類題材的作品,必須避免把其做成面面俱到的人物傳記片或者功勛片、成就片等等,而是用一種新時代的眼光、歷史的眼光、客觀唯物主義的眼光,從人文的角度,把毛澤東一生中波瀾壯闊的革命歷史事件作為背景,重點著眼于毛澤東的各方面所表現出的雄才大略、為人氣魄、人格魅力和詩人氣質。從而展現毛澤東不是神,而是一個偉大而普通的人,他是我們人民中的一員。

從毛澤東一生既坎坎坷坷又輝煌燦爛的特殊經歷中,竭力去挖掘作為一個被神化的領袖人物,他有哪些喜怒哀樂?他有哪些常人所具有的情感和行為習慣?他的氣魄、他的胸襟、他的自信、他的雄才、他的韜略、他的風范、他的個性、他的執著、他的奮斗、他的意志、他的詩人氣質、他的高瞻遠矚,以及他不同于一般人的逆向思維來自于什么?這些都是導演濃墨重彩的地方。

在文字資料方面,我已讀到了毛澤東的許多個性故事,策劃人員和總撰稿也提供了許多精彩的有關毛澤東的許多個性故事細節。從中發現毛澤東的個性充分地體現出“異”、“奇”、“獨”幾個字,因此影片也就圍繞這幾個字展開。用一個個生動感人的故事,一幅幅精心編排的歷史資料畫面,來表現毛澤東的個性風采和偉人形象。讓人們從中感受到一個既普通又偉大;既同于一般人,又異于一般人;既有七情六欲,又有高尚情操;既有鮮明獨特的個性特征,又有中華民族共性的偉人毛澤東。也使人們通過影片能夠客觀地解讀毛澤東,發現毛澤東,從而認識真實的毛澤東。因此如何把握“異”、“奇”、“獨”的度,也是我最下功夫的地方。

為此,我尋找到一種非常貼近內容,與內容非常融合的藝術表現形式,充分運用電影藝術的表現手段,把已知的、鮮為人知的歷史畫面和資料用活;用毛澤東的人格魅力這條主線,串起一串串感人的、鮮為人知的、激動人心的、扣人心弦的、甚至幽默的故事彩珠。故事的敘述方式既是起承轉合,又跌宕起伏,精心設計了影片的開端、發展、高潮、結尾。讓影片避免了堆積歷史影像資料,滿灌解說詞,空洞的文字解說游戲等等;更重要的是影片避免了嘩眾取寵、故作驚人所謂揭密,而是注重用個性風采的故事和藝術魅力去感染人、震撼人,盡力使影片大氣、流暢、得體、舒展、活躍、輕松、既嚴肅莊重又具有可看性。

在準確的影片定位基礎上,導演確立的影片結構既是線性的結構,又是自由開放式的結構。這樣的結構使影片的節奏很緊湊,很吸引人;由氣勢恢宏的大結構進入,然后再一環扣一環,一個故事引出一個故事。比如開頭,用四句話點名主題、定位、和視角:“他是詩人,又是革命家;他是戰士,又是統帥;他指揮千軍萬馬,自己不曾開過一槍;他締造人民共和國,自己不當大元帥。”緊接著用排比句的形式,精煉地表現他的少年、他的青年、他的壯年,直到他的晚年;又從晚年開始引出斯諾采訪毛澤東,又引出毛澤東少年在家鄉怎樣成長;緊接著點名主題,然后承轉回溯人杰地靈的湘楚文化對毛澤東的熏陶和他性格的形成,以及中國幾千年傳統文化對他的影響;時代特征賦予他的激情和志向,詩人氣質、偉人氣魄所獨有的行為特征等等,從而展示毛澤東在政治、軍事、哲學、歷史、文學、生活、人生、接人待物等等方面所表現出的人格魅力和風采。又比如由毛澤東不做大元帥引出游泳的愛好,又如由毛澤東的竹杖引出井岡山,又由井岡山引出毛澤東被“逼上梁山”走上武裝反抗的道路,從而引出毛澤東的筆桿子、蔣介石的槍桿子,槍桿子與筆桿子較量的故事等等等等,用非常精煉的手法把毛澤東精彩的一生,活生生的表現在觀眾面前,使觀眾充分地感受到毛澤東既偉大又具有親和力,從而對偉人產生普遍的認同感和親近感。

 

《走近毛澤東》攝制組拍攝有關毛澤東的紀念品

《走近毛澤東》攝制組拍攝有關毛澤東的紀念品 

影片運用開放式的敘事方式、獨具匠心的故事結構手段、以電影蒙太奇的語言,在毛澤東的豐功偉績與個性風采之間有一個平衡點,突出表現了毛澤東的人格魅力和個性風采。影片還充分地運用電影的表現手段、文學詩化的表現手段、音樂烘托的表現手段,依托豐富的影像資料和文獻資料,不拘泥于一種形式,又盡量找到一種最貼切的形式,盡最大限度把每一個故事元素的時代空間、心里空間挖掘出來。扣緊毛澤東鮮明個性魅力中的每一個環節,捕捉細節,深化主題,同時把影片的視角和主人公毛澤東的主觀視角統一起來,使影片達到形似、神似,引起觀眾的共鳴。使觀眾通過回味這些故事和風采,客觀透視出偉人毛澤東作為20世紀改變中國命運的領袖對人民的影響,以及人民對領袖的情感和認同感這種普遍社會心理。

另外,解說詞盡量與畫面融合,做到客觀、貼切,盡量避免“兩張皮”式的敘述方式。在充分繼承新影傳統紀錄影片模式優點的同時,也力求在畫面運用手段和敘述方式上有些創新。影片在音樂的運用上也有些新的突破,讓音樂成為影片中的敘述語言和藝術元素,與畫面語言、文字語言、結構語言、形式語言融為一體。

影片的結尾是詩化的,意猶未盡的。 

 

走近毛澤東劇照

走近毛澤東劇照

總之,《走近毛澤東》這部影片的特色不僅表現在思想性和藝術性的高度統一,而且表現在創作者用平民化的視角和生活化的視角展現毛澤東的人性、個性和革命意志。該影片簡化了一些過去人所共知的大場面、大事件,而是從“情”的角度,突出一個“情”字,這個“情”字既是領袖對人民的情,也是人民對領袖的情。影片中運用的細節都非常具有沖擊力和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如毛主席的竹杖,毛主席的筆桿子,毛主席和亞非拉的關系,毛主席和人民的關系,毛主席的辯證唯物主義生死觀等等。同時,該影片一改過去文獻片的拍攝方式和方法,而是采用了電影藝術的手段、講故事的手段,并充分地運用音樂、效果再現偉人風采,表現偉人性格,使畫面、音效、解說有機地成為一體。觀眾看了該影片后,會更加用形象化的、生活化的、平民化的視角去解讀毛澤東的個性、解讀毛澤東的偉大、解讀毛澤東的普通、解讀中國革命的艱難歷程。不同年齡、不同層次的觀眾對該片會有不同的解讀,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感悟。通過這樣一部嶄新視角的影片,讓人們用新世紀的眼光去感悟歷史、感悟領袖、感悟人生,促使人們不知不覺地去思考。

實際上,確立《走近毛澤東》這部影片的定位和影像風格,有一個特定的、非常有意思的過程:即我從少年時代的仰視—青年時代的解讀—現在的走近—發現真實的毛澤東這么一個過程。我的童年是在《我愛北京天安門》、《北京的金山上》等等這些歌聲中度過的;也就是說,我是在紅旗下沐浴著毛澤東思想的燦爛陽光長大的。在我的童年,我只知道毛主席是至高無上的,是我心里最神圣的名字,他并不是一個具像的人,是一個信念,是一個概念。

后來,在我讀中學的時候,政治課、理論課讓我讀到了許多有關毛主席和中國革命的故事,尤其是課本上講的共產黨的歷次路線斗爭的故事。這些知識和信息使我比童年時更加明白了毛澤東這個名字對于中國人民的意義。但那時候也只知道,毛澤東挽救了中國革命,是人民的大救星。

后來在大學的政治課里,關于毛澤東和中國革命史的講授不僅有了理論上的深度和廣度,而且有了多角度的分析。因為政治課教授所講授的知識使我對毛澤東的偉大有了多方位的仰視。

隨著年齡和知識的增加,也隨著時代的改革開放,我從更多的角度了解到了毛澤東,也更多完整地讀了毛澤東的原著;同時也讀了一些研究者寫的有關毛澤東的書,如傳記、回憶錄等。尤其是毛澤東身邊的工作人員寫的一些關于毛澤東生活和個性風采方面的著作非常吸引我。我看到這位曾經讓我感到神圣、神秘、至高無上的領袖人物走下神壇的同時,社會上也出現了一些批評毛澤東的觀點。與此同時,在中國民間,毛澤東這個名字又從另一個角度被神化,認為毛澤東是神而不是人。然而,無論褒與貶,無論功與過,無論神與人,毛澤東這個名字對于我來說仍然是閃爍著光環,我仍然仰視他、崇敬他。每當我經過天安門,我會不由自主地去敬仰城樓上毛主席那張“大中華的臉”,我的眼前會立刻浮現開國大典上毛主席的英姿,還有紅旗的海洋、人的海洋、萬眾歡呼的宏大場面……這些感受帶給我激情,成為我導演影片《走近毛澤東》的動力。

在走近和解讀的層面上,我查閱了所有能得到的文字資料,也查閱了新影大量的有關毛澤東的影像資料,并把策劃人員和撰稿集中在放映室看主要的影像資料素材。尤其是我自己,在篩選的500本影像資料中重點地、反復地看,就是在“非典”期間也沒有停下。

在觀看這些浩瀚的影像資料中,我仿佛走進了那個我曾經似懂非懂的時代。從每一本影像資料中,我不斷地感受到毛澤東獨有的個性魅力和風采,我真正地走近了他,好像能和他對話。這種近距離的解讀不斷豐富著我童年時代的印記和中學、大學時代的感受,并且產生了許多感性認識上的飛躍,我明白了許多過去曾經似懂非懂的事情。于是我在這種不斷地走近過程中,也不斷在發現毛澤東。許多鮮活的細節不斷豐富我的想像,也使我不斷地產生創作上的沖動,使我的藝術創作從仰視過渡到走近,又從走近過渡到解讀,又從解讀中過渡到發現,再從發現飛躍到新的感性和理性認識。

于是,從大量的細節中,我發現了一個豐富的、立體化的、更加偉大的毛澤東的形象。也就是說,我發現了不同角度的毛澤東,比如首先是平民毛澤東,偉人毛澤東;第二是領袖毛澤東;第三是文采縱橫的軍事統帥毛澤東;第四是獨領風騷的詩人毛澤東;第五是哲人毛澤東。這些發現不斷地燃燒著我的創作激情,激發著我的藝術靈感,使我在以前準確的影片定位上,更加準確地表現毛澤東的人格和個性風采,并用藝術的真實還原于生活的真實。于是,我在自己不斷地發現中把許許多多鮮活的細節加以強化,然后再深度地、藝術性地強化感人的故事,我常常是在不斷地發現和感動中進行藝術創作。

 

(本文作者:紀錄電影《走近毛澤東》編導)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双色球彩票开奖结果